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丹橘

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

 
 
 

日志

 
 

儿时的记忆——豆丝  

2011-01-17 21:00: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老公认识以前,我不知道一个人爱吃一样东西会达到如痴如醉的地步,而豆丝就是老公极其爱吃的一种家乡的土特产。

      我小的时候,每到农闲,家家户户都要TA豆丝(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字,只好用拼音,第一声)。决定要TA豆丝了,父亲会提前一天将绿豆、黄豆还有米拌在一起,其中米占多数,豆子只占一小半,总共将近有半水桶的样子,洗干净后用清水浸上一天一夜,然后挑到磨坊里去磨成浆。回家后,柴锅架上火,一般都是父亲在上面忙,我在下面添柴火。等锅烧热,父亲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块大肥肉,把整口锅都擦一遍,锅里顿时油润润的。父亲舀起一碗磨好的浆,顺着锅沿慢慢的、均匀的浇下去,不一会儿锅里就出现一块大饼。拿起锅铲轻轻一划,大饼在锅里轻轻地打了一个旋。父亲立刻将饼子翻个边,再在锅里稍稍煎一会儿就拿起来。好大的一张豆饼啊,锅有多大,它就有多大,冒着热气,散发着豆子的清香。

       第一锅通常不会给我们吃掉,母亲会把饼子卷成个卷儿摆在碗上面,端到牌位前面,先给老祖宗“尝尝鲜”。第二锅、第三锅我们还捞不到吃,母亲会吩咐我送给隔壁的刘大伯吃。(我家不管吃什么都少不了刘大伯的,小时候我对他意见非常大,因为他减了我的口。可惜大伯英年早逝,四十多岁就撒手西去了。)我在灶间一会儿下去添把火,一会儿上来给父亲递个东西,也忙得不亦乐乎。父亲会很温柔的提示我:“火大了,抽掉一点。”“火小了,加把柴呀!”屋子外面北风呼啸,有时还会夹杂着小雪花,屋顶上却热气腾腾,我的小脸也被炉火熏得通红通红。眼巴巴地看着第四锅饼子熟了,心想:总算可以让我吃了吧!没曾想母亲又想起了屋后的王奶奶,我撅着小嘴抗议:“这么送下去还不要送光啊!”母亲会笑着说:“送不光的,快送去吧,我来添火,等你回来,这一锅就熟了,给你吃。”于是乎就捧着过去了,一路上还得闻着香咽着口水,怕忍不住就咬上一口了。迫不及待的听人家说完“谢谢”,迈开双脚就跑回来了。总算轮到我的了!

      最高兴的是几家同时TA豆丝,我送过去对刘大妈说:“大妈,我妈让你尝尝我家的豆丝。”大妈会笑呵呵地接下来,然后对我说:“你也尝尝我家的味道怎么样?”多划算哪,整个一“送一返一”。当然我是不会吃独食的,一定会拿回家让父母都尝尝。

      这一天,母亲会早早把家里大大小小的簸箕洗得干干净净,晾干。只等锅里的豆饼一出来,就一个个卷成卷,稍稍凉一下,就用刀切成丝,这就成了豆丝了。然后把豆丝全部摊到簸箕里,放到太阳底下晒干,再用袋子装起来。

     后来,我渐渐地长大了,豆丝也渐渐地远离了我。直到遇到老公,豆丝是他的最爱。

      腊肉晒干了,泛着油光;气温渐渐回升了,青菜也长薹子了。切一块腊肉 ,再细细的切成肉丝,到门前的菜地里掐一把菜薹洗干净切好,锅里水烧开,下去豆丝,烧开,再下去肉丝,最后下去菜薹。不一会儿,老公最爱的豆丝就烧好了。 早晨吃上一碗,热乎乎的,上班都不觉得冷。晚上嫌烧饭麻烦,仍是下豆丝,天天吃都不厌。小姑子知道哥哥爱吃,年年都要TA豆丝。

      今年,妹妹早早地就把豆丝TA好了,元旦我们回去的时候,带了回来。吃在嘴里的是美味,心里感受的是妹妹的关爱。我也曾经在街头看见过有卖的,秤一斤回来,吃过以后,总觉得没有妹妹TA的味道好,少了什么呢?是原材料不好,还是少了妹妹的爱?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