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丹橘

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

 
 
 

日志

 
 

(原创)雨季遐想  

2010-07-10 21:32: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外电光闪闪,不时的划破夜空,耳畔雷声隆隆,不绝于耳,豆大的雨点砸在防雨棚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这雨下得很急,也很长,从前天也就是7月9日开始,我们这个地区就大雨不断。前天的雨更是创造了自1999年以来最大的降雨量。那天下午出门办事,车开到黄土坑准备左拐上集贤南路,谁知此处已成为一片泽国,交警在此设置了拦路虎,只好掉头准备从双岗路过去,没曾想众多司机和我的想法一样,以至这儿车满为患,连不走这条道的一路和四路公交车也醒目的停在一长串小车之间。无奈之中,我又想到从湖心路绕道进城,在红绿灯口强行掉头,创造了我驾车一年以来的第一次违章。可是英德利小区前面居然也是大水一片,一辆黑色丰田许是发动机进了水,正在被一辆拖车拖走。见此情景,我又掉头重新回到双岗路,这时车辆少了一些,才小心翼翼将车开到了目的地。这样一来,本来我可以提前到达的,现在却整整迟到了20分钟。

       这场雨让我想到了1983年的雨季,记忆里那年自进入梅雨季节开始雨就连绵不断。脑海里总有这样一个镜头:我站在门口,呆呆地看着屋檐上不断冲下的“瀑布”。那时我刚小学毕业,好不容易盼到一个没有作业的暑假,多想痛痛快快的玩一场啊,却被雨打乱了我的如意算盘。那年的夏季,爸爸妈妈都在堤坝上度过的,防汛是我听到的最多的词语。家门口柳树上的枝条全被砍伐一空,爸爸妈妈把它们用草绳结结实实的捆在一起,就成了“龙”(音),然后把它们驮到同马大堤上去防浪。大堤上每隔一段路就搭有一个草棚子,这是给晚上值班的人睡觉的。妈妈每次回家都要跟我和哥哥打招呼:“不要到大坝上玩,掉到江里会淹死的。”但我还是忍不住偷偷地跑到大坝上去看了一次。长江再也不是我以往见到的样子,往日隔江就可以看到江南的树木、民房,现在连江边的防护林都被洪水没了顶,长江一下子变得好宽啊,站在坝头上可以洗脚!

      我家背后是一条土路,平日里也就是附近的人走走,那时却经常看见绿色的军车载着整卡车的军人或者防汛器材从这条路上隆隆的驶过,我那小小的心里竟也多了一丝担忧:大坝真的会破吗?我家的房子,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一遇到雷雨天气,家里的盆盆罐罐都要派上用场——接雨,丁丁当当煞是好听,可听归听,我都不敢在家里呆,担心大雨使房子垮塌。这样的房子经得起洪水的“围攻”吗?

      那时的家乡,外有长江的威胁,内有引河的忧患,北面还有皖河,生产队里所有的劳力都上了坝,剩下的只是老人和孩子。妈妈已经在和爸爸商量要不要把奶奶、哥哥和我送到山里老家去躲洪水,因为有些人家已经这么做了。爸爸总说再等等,实在顶不住了再走。这一等便等到了洪水的退却,“人定胜天”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有了这次防汛的教训,后来加固同马大堤就成了家乡农闲季节的重要工作,记得1983年的整个冬季爸爸妈妈仍然是在大坝上度过的,他们在离家十几里地的地方挑坝(那时没有大型机械,全靠人工),好多天才回来一次。接下来的好几年,我们家乡都有一个专门的组织,叫“灌浆队”,专门利用机器往大坝内部灌入泥浆,用以加固大坝。连续多年的加固使同马大堤增高了许多,也加厚了许多。所以1998年的大洪水家乡并没有受到如83年那样的威胁。

      再后来,长江上游修筑了三峡大坝,对下游的水量有所控制,同马大堤外侧还用水泥修了护坡,长江防汛的工作不再似从前那么紧张了。

      写到此时,外面的大雨还在下着,雷声依然阵阵,我在祝福家乡,希望她永远远离洪水的侵扰。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