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丹橘

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

 
 
 

日志

 
 

(原创)农民工——我的兄弟姐妹  

2010-05-09 15:17:25|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农民工,我就联想到我的父母兄弟。我正儿八经农民家庭出身,父亲是典型的老农,泥里来,水里去,劳累了一辈子,落下了一身的毛病。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和自己一样在土地里找钱,在我哥十七岁那年让他拜师学艺,学了木匠活。而我的叔叔,看见我哥的木匠活很累,坚决让我的堂弟跟着我的表弟学了裁缝。

       1988年,那时还未形成农民工潮,我哥的师傅就带着他南下贵州,干了一个多月,在领略了贵州的“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  ”和当地难以下咽的饭菜之后,又搭上火车回家,从贵州“站”火车到了武汉,再坐大轮回到家乡。未满二十岁的哥哥对这一次出远门打工是刻骨铭心,从此之后发誓不再出去打工,只在周边地区揽活,他的这一决定却也成全了他的手艺,再往后,周边的木工都出去了,要么北上哈尔滨,要么南下广州,有的干脆改行去做馍馍包子了,老家的木匠也就 寥寥无几了。哥哥的活反而比以前多了,名气也渐渐大了,有时也会有人把他找到城里来搞搞装潢。细算下来,一个月工资比我还高。可吃住条件太差,搞装潢时,瓦匠先进门,紧接着就是木匠,累不说,晚上没地儿睡,老板家做橱柜的板子就地一铺,拉上被子就是床,旁边就是工具和还没做好的柜子。

       堂弟和弟媳妇在浙江湖州一个著名的儿童服装产地常年为一个老板打工,七八年过去了,深得老板信任,每年正月出门,腊月回家,7、8月时如果活少老板也会放一个月的假。孩子丢在家里给两个老人,孩子年龄小,和爷爷奶奶一起习惯了,每年腊月爸爸妈妈回家时,都不理他们俩。有时在街上看见去湖州的车子,我就想,我弟弟坐的可就是这车?

       七路车经过黄土坑旅游车站,经常有农民工从长途车上下来,上公交,带着大包小包,有的一眼就能看出是干什么的,因为他们带着自己的“饭碗”:蒸笼——那是出去发馍馍的,心里会多出几分亲切,因为老公的几个侄子都在广州干这个;有的拎着几个白色的塑料桶——那是漆匠,给人家刮大白剩下的桶。

       又一次在黄土坑,上来几个农民工,也许是在哪个工地上才下来,手上拿着锹,身上还沾着泥土,车上的人避之不及,很快让出一大块地儿,甚至有一个小伙子从位子站了起来,一直从车前头跑到了车后面,脸上一副鄙夷的表情,似乎和这几个人站一块会弄脏了他似的。这几个人很尴尬,孤零零地站在前面,我对其中一个年龄稍大的人说:“有空位,你坐吧。”他感激的笑了笑,我也笑了笑。我细看看他,五十多岁了。我想:和老公家里的大哥差不多大,不知大哥在广州坐公交时,车上的人会怎样对他?

       农民工为自己、为孩子一年到头辛勤的劳作着,也为城市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可是他们的付出却和他们的社会地位有着天壤之别。我不能教育别人怎么尊重他们,我只能说,农民工是我的兄弟姐妹,我走到哪儿也不能忘本。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