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丹橘

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

 
 
 

日志

 
 

(原创)那一段刻骨铭心的日子  

2010-06-01 14:11: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日子,到死也不会忘记。

       考取中专填写幼师这一志愿是听了初三班主任的话,他说农村学校没有幼儿园,幼师毕业分配都在城里。很有道理的一句话,当然这是在1986年,那时农村不知幼儿园是啥样。

       时间到了1990年,在省城读了四年幼师之后,老师四年前说的话彻底被颠覆了。我赶上了师范生毕业分配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政策,真巧,就从我们这一届开始。7月4日,我收拾好所有的行囊,把它们搁在了长途汽车的顶上,踏上了回乡的路。

       虽说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可真要回到农村工作,还是心有不甘:前面那么多届的校友都分到了城里,也许我也还有一线希望,毕竟幼师和师范生还是有差别的。到市教育局拿派遣证时,我的想法得到了证实:幼师毕业生可以进城,但有一个前提条件,必须有单位愿意接收你,换句话说就是你要是有后门找到单位,教育局可以直接发放介绍信。一盆冷水把我泼了个全身湿透,父母双方八辈子都农民,我上哪去找后门?回乡吧。

      痛苦的经历开始了。

      当我拿着派遣证回到农场,到教育科报道的时候,我被拒绝了,理由是农场经济不好,没能力增加新的职工。自己的家乡也不愿意接收我,我的心彻底凉了。我再一次进城到市教育局,接待我的还是原先的那个人,回答我的也还是原先的话。出了教育局的门,我在街上走着我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热闹的门市无心去逛,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只觉得肚子饿了,掏出身上仅有的几元钱,买了两个包子填了肚子。一分钱也不能乱花,这是早上我妈从邻居老奶奶那儿借来的。我妈一共借了10元钱,进城往返交通费要2.4元,我用  这10元钱,一共进了三次城,每次午饭都是两个包子。三次都无功而返。

      那时经常做这样的一个梦:在我的必经之路上忽然出现一堵高墙,或是一个陡坡,别人都很轻松得就爬上去了,而我总是在攀登的时候要借助绳子或草,快要登上顶峰的时候不是绳子断了,就是手中抓的草没了。整个人坠落了下来,向无穷无尽的万丈深渊。我觉得我很像足球场上的足球,被农场教育科和市教育局来回踢着,都想踢进对方的球门。(现如今细分析,这和农场与市里特殊的关系有关。农场归省属企业,归市里代管,但不管人事)

       这期间,有四个师范生也和我同病相怜,开始时各跑各的,后来大家互相拧成一股绳,团结起来向上反映问题。再后来到了90年10月,我的几个已经上班的同学知道了我的这种情况,经常邀请我去他们那儿散心。看到他们分配的单位都很好,我心里反而越发难过起来。时间已经从夏天到了秋天,树上的叶子黄了、落了,随风飘远,我的前途也似那飘落的黄叶,不知何处是尽头?寒冷的冬天也来了,家长们也耐不住了,五个农民爸爸团结起来了,开始到市教育局上访。也许是大人们的力量更强大一些,说话也有分量一些,在市教育局的干涉下,农场终于在11月下旬收下了我们的派遣证。

      1990年12月1日,在毕业5个月之后,我终于站到了盼望已久的课堂上,虽然是在农村工作,可在经历了漫长而又痛苦的奔波劳顿和内心的等待煎熬之后,这一刻竟然是那么的美好。

       当初的五个人,除了我被分在场中心小学,其余四人分别被分在四所分场小学。我们的到来,给农场的小学教育注入了新鲜血液,几年时间就成长为场骨干教师。如今,我调到安庆,一人调到芜湖,还有一人改行进了曙光化工集团。剩下两人后来都陆续调入中心学校,已经是校中层领导。——后记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